•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每周詩會

安信策略:A股市场的中长期趋势没有逆转

時間︰2017-04-17 15:15:57   作者︰情詩會員   來源︰情詩微親群   閱讀︰2249   評論︰0
內容摘要︰主持人︰溫柔鄉。詩友︰輕醉、溫柔鄉、可馨、莫沾衣、冰稜兒、羅希、蕭蕭、清風掠影、木槿子、寒雪梅花、蔚翠、煙如雲、稼田、若夢、康橋依然、老秋...
時間︰2017年1月13日19:30分至2月5日11:00分
宣傳語︰相聚情詩,不見不散
主持人︰溫柔鄉
題目︰1、姐姐
   2、拐杖
   3、鴻雁何處飛
   4、勞燕窮守
   5、愛是個什麼東西


輕醉

愛是個什麼東西

問天問地問你,一輪皎月
瓖嵌在湖里很美
象是你的白衣,今年若醉
一片葉正接著一片葉,凋零
在寒風中瑟瑟
一朵玫瑰紅白黑紫

堅持,即便彼此都不對
愛是個什麼東西
讓人如此牽掛如此銷魂
相思無語。凝視你的眼楮
美麗在整個黑夜里演繹

若干淚水裹住若干故事
和你一生一世就是一個輪回
那麼三生三世又是
修來的佛緣都是為你

情為何物,愛又因何而去
高歌狂舞一夜飲醉


愛是什麼

點亮那盞燈吧,月光
做了它的情人

吹響那支笛吧
灰塵做了它的新娘

即使衷愛的會像流沙
靈魂會隨著身體走失

我還是要愛
愛它的博大和蒼茫


姐姐

一起,姐姐,與山前小溪
捕捉一條魚,它游來游去,游出水底
水草跟隨它繞上你的腳踝
流年就如流水,在沙漏的嘆息聲流逝

姐姐,你額前的一枚青絲纏滿了記憶
那年杏花羞澀
那年桃花奔放
那年你如風一樣跳躍
那年你和我一起眺望,風吹動,正好滿面發絲
一指還彌留余味
一朵花無限接近

姐姐,我們墜入一個故事
故事里有你有我,有樹有雲
故事的藍天映滿湖水
你一艘船就悄然朔進
你一句話就紅了整個山野
格桑花接力呼吸


溫柔鄉

鴻雁何處飛

天還在東莞黑著
大年三十就來了
蝸居在巨大鳥籠里的我
緊關門窗,拔亮燈
想著年是吃人的獸
想著能穿越時空的外星人

如果時空真能讓我穿越一次
我會變成一只鴻雁
年年南飛


拐杖

我在翻著日歷
二O一七年一月二十六日
寫上昨天的事
每翻一張
我就能離您近一步
記得大針筒刺穿肌膚的那一刻哇哇叫
您會摸出一塊芝麻餅哄我
歲月啊,如閃電,如夢幻
我還沒來得及帶您找到幸福
您已化作一朵白雲
如今,我衣帶漸寬
常抱著孩子
在陽光里
講您的過去。


姐姐

姐,我穿著你穿不上的衣服
總覺花花多,挺樂。
你在旁著咪著嘴笑

姐,你瘦幼的身子馱著我
割豬草
我伊呀嚶唉的語音,敲在你
背上
你抹一抹汗,給我一個媽媽的笑

我望你
吃力地往家走的樣子
憨憨地咧嘴

等我懂事後
我們相差六歲


愛是什麼東西

有人天天叫
寶貝心肝親愛的

有人會感到肉麻
有人會覺得饑餓

灌過毒的靈魂很會蛻變
教授退化成叫獸
和尚也開葷
干爹干爸干女兒成堆
嗡嗡地飛著

宅男不會一輩子不近女色
剩女會在更年期之前將就一個老公

離婚的高潮退後
大地長滿白發


可馨

愛,無以言說(組詩)


姐姐

相信骨頭鑿出的光,柔韌度剛好
可以彈出一個春天
體溫以光速蔓延

今晚,夜色比往常更加遼闊
所有星星聚在一起
善良在召喚最後一場雪

梅花次第綻放
你臉上的紅暈,洇開滿屋子
光亮


勞燕窮守

群山是自由的
兩具骨骼嫁接處,芳草盈盈
碧水如注托起藍天

鳥鳴是自由的
你喊我名字,聲波穿越了身體
即便草木之心,誰會選擇提前離場

流水是自由的
風繞了個圈,通過縫隙爬上來
你牽著我手。走出樹林,地老天荒


拐杖

太陽是明晃晃的刀
它割下塵世身上的鋒芒
喂養饑餓

而你,對著手掌的心包區
和合谷穴
深深吻了下去

沒有涕零匍匐于地
疼和愛,在半空中盤旋


鴻雁何處飛

沒有一座山峰可以留住你的巢穴
沒有一處綠能爬上肩頭

曠野。丘陵。海面。天空
翅膀種下廣袤,也收走秋天

當白晝和黃昏站在同一線上
你等著風,等著夜晚從緩坡跑下來

等高處到低窪,一次
掠身而過


愛,無以言說

她在鏡子中,桃花謝了三月
她跑進秋天
把十月的蒼茫賜給天空
她蟄伏于釣魚竿上
私藏了一批精良的魚鉤

穿長靴的少年,目睹著這一切︰
她委身于河流上游
一忽兒野火燒不盡
一忽兒和金魚在漩渦中舞蹈


莫沾衣

姐姐  

那一年,你落單的背影
似暮色游弋于黃昏
所有生機都被淹沒,回避真相的人
被時間泅渡,每一次蕩漾
都是深陷記憶的漩渦
而今,萬物從光線里抽回真身
你與你的影子,在別人反復的敘述里開始重疊
仿佛只有這樣,才能挽回一段花開的光陰


拐杖   

被終止的渴望耽擱于靜止的年輪
往事流逝于鐘聲
枯木逢春的定義不足以讓人震撼
迷失在你掌心的溫度
卻足夠支撐之後所有荒涼
縱使體內依然風聲鶴唳
卻能鎮定如昔,從你的指縫感受陽光
仿佛,我還活著
以樹的姿態


鴻雁何處飛    

桃花泛濫,始于陰謀的開始
逃過一劫的春風再也回不到最初
最近的離開,時間久了
也會讓彼此變得面目全非
留在原地的,僅僅只是虛擬的人群
我們也在其中
偶爾會揚起卑微的頭顱
不為雁過無聲的茫然,惟願時間靜止
留下大段空白
只為印證那些錯誤的際遇
不曾來過——


冰稜兒

姐姐

姐姐,下雪了
這一場風雪來得迅急
匆忙遮擋,尚在離枝間
搖搖曳曳那一枚落葉
百靈鳥那銀鈴般的鳴叫,

是如何掛在月灣里?

姐姐,姐姐,荒野里
是怎樣一把無名的大火
如此狠虐,灼燒你的扁條體,你說你
渴望這樣一場風雪,你說這雪
來自骨子里的。

好吧,好吧!既然如此
我們就飲了這一杯咖啡,將這秋與冬的日歷
也匆匆忙忙翻過去

姐姐,姐姐
你說︰春天坦途
我卻忙著將一幅山水涂成夕陽色
你風風火火,姐姐,姐姐
別這麼著急
你等等我,等等我!


勞燕窮飛

灶台間燻黑的印記,
記錄那些
煮沸的曉食糧,蛛網沉墜屋檐
書寫詩意嫵媚的午後陽光

燕子低徊,
在陳舊里,偶爾提起春天,提起山頭
那一株柔柔的細柳

彎月刻上眉頭
深深的犁痕,鄉愁堆砌
一座城想起另一座城,燭光以及
暖肺的話語


鴻雁何處飛

夢放回夢里,舊電影引申回憶
彩蝶紛飛,在她的翅羽
偶爾,
我還能找出你的純真

雪,還開在那幅雪景
筆墨懸在空中。我的指尖
無法臨摹紫燕,她,是如何
飛出春的視線


拐杖

風吹動窗紗,
魚群向黑夜深處聚攏,紛紛逆流
故鄉的堤岸,水藻鮮亮,蚌殼重回泥沙

那時的他,風流瀟灑
撐開斗篷,就能讓一個冬天
失去背影
您卻如水的平靜
一支繡花針,繡出月白繡出錦瑟

祖母,您已過世多年
能否原諒當年那一樹梅的青澀
我曾偷偷窺見,一支拐杖
輕輕劃過那桃水的扇面


愛是什麼東西

如果,
你連黃昏那一朵紅雲
都已經忘記
那麼,這世間
所有的生計
都會失去意義
與世無爭啊
那鋪滿小院的溫情

您提起一支綠蘿插入我的脖頸  
娘啊,婧兒的笑聲 
就這樣爽爽朗朗闖入了
我們春天的戀歌


羅希

愛是什麼東西

愛是什麼東西
它是一把雨傘
為你遮陽,為你遮雨
不讓陽光的暴躁弄亂了你的笑
不讓雨滴的放肆弄髒了你的美

愛是什麼東西
它是一日三餐
給你溫飽,給你陪伴
不讓身心的饑寒撥亂了你的心
不讓失落的孤獨瓜分了我的愛


拐杖

風的狂,雪的涼
驚醒我的夢一場
夜夜思念的姑娘
忽遠忽近的總不在身旁

想靠近,沒方向
就像天空的月亮
等待輪回的期望
若有若無的總錯過時光

我多想是一根拐杖
迷茫的時候為你導航
遠離那些跌跌撞撞
少受點傷就會多點陽光

我願意做你的拐杖
帶你觸摸幸福的城牆
一起奔向浪漫天堂
手牽手書寫著地老天荒


蕭蕭

姐姐

一條路走得太久
姐姐,我需要山巒熄滅黑夜的眼楮
需要一束月光,在白天
撫摸青紫的淚水
我要風再大一些,將年輕的心
吹得越來越寂靜

我們不是老去,姐姐
而是每一分每一秒
都獻給了遠方,我們所擁有的褶皺
正像一匹絲綢的質地
閃著原初的光

姐姐,花瓣上的清露
有你疼愛的溫良吧
我已收起空闊的秋天
一步步,往歲月的幽冥奔去
那時間的舞蹈,多像你
傷感的唇線


拐杖

夕光爬上山坡,冬青樹從靜謐中
噓出輕輕的憂傷
一只鳥婉轉
冬天的冰,倏忽消散

天色漸暗,許多喑啞的聲息
滾滾抵達
而我忽視了它們
連同,光陰的責怨

腳下,洶涌的大海
但我有不濕鞋的拐杖
如山
如年輕的黑夜
如坡上靜心的草木


愛是什麼東西

三月,東山的寺廟關閉了桃色
佛祖拈花一笑
小沙彌心中,長出青嫩的芽
且說峨眉黛粉的小娘子
靜拜,上香,抽簽,一步一簾春風
小沙彌低眉,不說話
敲打巨大的木魚,像敲著自己松弛的皮囊
那聲響,來自大海空蕩的燃燒
而不像人世必須的解藥


清風掠影

姐姐

變的是歲月
不變的是姐姐
雖然很早就去了另一個世界
但一張三十多年前拍攝的黑白寸照
在母親出嫁的衣櫃里依舊珍藏得完好無缺


梧葉兒?勞燕窮守

難相見,別日多,
短聚又奔波。
勤思量,無處說,淚婆娑。
勞燕分飛被迫。


拐杖

以前休假回家
爺爺總會杵著拐杖
滿面笑容
步履蹣跚地走出房屋
熱情地把我迎接
痛心的是
這樣溫馨的情景
再也不會出現
因為他已經長眠于新砌的墳墓
唯留下那根支撐晚年的拐杖
也不再發出曾經的聲響


鴻雁何處飛


何時回
鄉愁似酒醉
橫眉遠山禿又翠
游子糊問鴻雁何處飛


愛是個什麼東西


與生俱來
隨著年齡的增長
逐漸從懵懂走向深沉
看得見的和摸不著的
都會讓生活多姿多彩
倘若使勁兒疑猜
那會變成



木槿子

姐姐

你已經很老了,比
我的母親還要老
可是,我竟然要叫你姐姐
你系著圍腰做飯
油煙騰起
滿屋子都是
你捂著鼻子咳嗽
這是多年以前
母親叫你桂鳳,你叫母親舅媽
畢恭畢敬
用你的江城大石官口音
黃昏,我們在院子里聊天
弟弟說,他將來有孩子要讓他學柔道
你把小眼楮睜得溜圓
過了會說
喔!我以為是什麼厲害的學問
原來,是學扳跤


愛是個什麼東西

那天,我遇見曾經說愛我的人
那個說過離開我就要死不活的人
在散步的路上
夕陽很紅,刺著我的眼
我還是看清了他千年不變的
手勢,發型
他旁邊依著個女人
燕子說,那是他上網找的老婆
他和前任老婆離婚了
我呵呵笑著
笑得有點兒傻
燕子,呵呵,燕子-----


勞燕窮守

通常是水煮白菜,素炒豆腐
一杯老白干
他喝醉了,唱戲
她捂著臉哭
像個小耗子
瑟縮著
他搖晃著發出吼聲
掀桌子,摔瓶子
她挨了幾次打
後來,有人勸她
離開他
她摸了下額頭的傷疤
難為情的
笑了笑


拐杖

父親從遠處走來
緩慢,讓人不安
手里握著母親的拐杖
龍頭,原木
光潔如上過一層清漆
它曾是母親的眼楮
母親過世後
就成了父親的伴侶
每天陪著他
上樓,下樓
串門,散步
高一腳
低一腳


鴻雁何處飛

那些年,你習慣寫信
用白色的速寫本紙,筆尖
輕輕劃過紙頁
窄小的房間,遙遠的異鄉

靈魂不可遏制的愛上這樣一種方式
寫信,讀信
目光無邪,神情專注
就像愛上含苞的花骨朵

花骨朵,始終未開
留下的傷口卻無法愈合

後來,你學會了在夜里安靜
學會了裹緊單衣
眯著高度近視的眼楮
對著每一個人,微笑


寒雪梅花

姐姐

時間是能改變什麼,時間能改變一切?
越無法擁有的越想擁有
就想你集所有的寵愛還不夠
還想有個堅強、剛毅的姐姐

這是一個多麼美好的願望
姐姐,也許是一個美麗善良的姑娘
也許是與你爭與你搶
老死不相往來的冤家

即便如此,我曾經多麼盼望有個姐姐
可以交頭接耳,可以推心置腹
可以傾訴撒嬌,就像一棵大樹
庇護著幼小的弱苗

她走到哪我就跟到哪
直到她的影子與我的完全吻合
融入我的身體,成為我身體的一部分


拐杖

我丟失了我的劍
還有我的影子,我不知道
它在何方流浪

是人潮淹沒了它
是寒冬粉碎了它

沒有影子。我沒心沒肺
沒靈魂沒身體般地活著

說的都是費話,唱的都是荼蘼
把一只小鳥正確的方向抹殺
帶入布滿陷井的領地
把秋天的果實放進富裕的口袋
不再為貧窮者代言

我是誰,誰又是誰
我把可以相互依偎的拐杖?G在哪?

我又是如何走進隨波逐流的人海里
我的影子它傾斜著,像傾倒的大廈

把星星和月亮關在門外
搬出一點光亮,只照見自己疲軟的劍

越走越茫然


鴻雁往何處飛

時光的河流拋棄了它
山峰和白雲忘卻了它

它是一只孤獨的鴻雁
往何處飛,飛

一次一次勇敢的提議都
被陳舊、自私、頑固的隊伍粉碎

它該往哪里飛,哪里有它的志同道合
不是笑里藏刀,不是一支支冷箭

難以預料,防不勝防。那些簡單的快樂
比如河流應該透明
藍天應該清澈
它們去了哪?誰的魔印執掌著人之初
那些低處的呼喊去了哪

一層一層的人潮洶涌著,像
紛繁的星辰
像鋪天蓋地的蝗蟲
一切為了擁擠的生存與夢想

還有一處夢想含苞待放在漫漫的太空

某年某月,火星上住滿無處安身的地球人
順便還帶上寵愛的物流、快遞、動車和輕軌

鴻雁,你往何處飛
哪塊是你可以安身立命的岩石


勞燕窮守

千百年了,我無法站成一棵巍峨的大樹
時間把我鞭打成匍匐的小草

我緊貼大地的心髒,誓死與它共存亡
多年以來
我在低處尋尋覓覓
他在高處不勝寒
就像地球的北極和南極
它們越來越不相互問候

就像他的燈紅酒綠從沒有進入過旮旯的
那些賴以生存的角落

經過千百年煎熬、修煉
低處的匍匐著的我終于射出一支支帶血的箭
一支支粘著憤悶、怒火欲燒的箭
在人群中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浪潮

比如你看見或正經歷著的一波波房價
一波一波的春運和毒水

此刻
他的頌詞蒸蒸日上
我的死亡曲也粉絲無數︰
歸去來兮,歸去來兮
有一個地方那是快樂老家
它近在心靈卻遠在天涯
我生命的一切都只為了擁有它


蔚翠

姐姐

她的頭疼藏在一只靠墊的下面
中午的時候,形成
一股旋渦

時間刮來的風突然從中間
斷裂
參差不齊的記憶
弄亂姐姐的頭發。發梢上
一抹深紅
與天邊的那一朵互相安慰


勞燕窮守

青花瓷的小碗上沒有爭吵
一只匙子訕笑
另一只苦笑

然後,瘦弱的笑
把一整個冬季的雪挪到心里
形成空茫和淡泊的風景


拐杖

碎石和陡峭與我說話
雜草和荒無人煙與我說話
湛藍的天空和機警敏捷的野兔與我說話
一陣清涼的風貼近我的耳朵
說出山泉水的流向

我只讓我手里的拐杖
代替我,說出
一個登山的菜鳥,比山還高
還大的勇氣


鴻雁何處飛

霧霾中斷的方向,只有
在一陣風的
呼喊里
才能畫上天空。新鮮的顏料
一是來自人類的自律
二是彼此尊重


愛是個什麼東西

愛是生活里的蔬菜和水果
是郊外一排排的樹
是莊稼和田壟。是機器設備
和它上面的
螺絲釘

它更是一只隻果。緋紅的臉
等在
你目光所及的
範圍內,你用刀削皮
或者直接用牙齒
咬出豁口
然後有甜蜜的汁液。你享受到的
其實是一只隻果的
心跳


煙如雲

姐姐

臘月的梅很香很香
偷來的閑散時光卻很短
陽光,還有蜜蜂的舞蹈
讓我想起抿紅唇的你
羞澀,還有美得心顫的微笑
倚坐在門前的矮凳
一針一線繡著新填的鞋墊
繡著鴛鴦戲水

那個冬雪的日子
你著了紅嫁衣
門外的嗩吶吹得歡喜
我笨拙地為你畫眉
一筆一筆勾勒
小心翼翼地描出你的美麗
我滿懷不舍
沒有也不敢說  別走

多年後的農家灶台
時間讓你變成了能干的主婦
風箱,還在呼哧作響
炊煙燻黃了香噴噴的臘肉
你忙著煮香腸  切菜添火
還做了我最愛吃的蒜苗豆腐
我卻因為你一聲聲壓抑的咳嗽
沒有忍住眼圈發紅


勞燕窮守

八歲的女兒喜歡看書
又拿題考我
相思鳥啥季節繁殖
我是個笨媽媽
胡亂猜了一通  最後才說
是美麗富饒的秋季

她得意地告訴我
雛鳥生下來就會飛
冬天他們飛回溫暖的南方
等到來年春暖花開
那些老弱病殘就留下來
留在那里  看別的鳥飛走


拐杖

沒有人知道
我曾經渴望離開荒原離開盆地
那些心里瘋長的野草
讓我窒息
也令人痛苦  這樣的環境
實在是太討厭

我一直都不是貪心的人
喜歡你沏上一壺老茶
我捧著熱騰騰的杯子發呆
幻想拄著拐杖
看日出也看日落
在世界的盡頭  有你溫柔相伴



稼田


姐姐

小時候,不懂事 
常會設法把你作弄 即便
惡作劇使你哭了 你也從不打我一下, 頂多
舉著手嚇唬我 ,
或者說再也不帶我出去玩 

如今想到遠方的你 ,心
會感覺隱隱作痛
 恨只恨
自己太過玩劣 
恨只恨
自己曉事太晚 

姐姐你給予我的     
愛 ,又何異于母親
對兒女的愛啊 


拐杖 

小時候,不懂事 
看到爺爺的拐杖 常會
跑過去搶 ,然後
又跑到遠處 模仿爺爺走路的樣 

長大後才明白 
拐杖,是爺爺的腿 
它支撐著
一個 即將倒下的身軀
 和那幾十載的風雨歷史

 如今,給父親
也買了拐杖 
還經常提醒他出門別忘 
我擔心那已老朽的大廈
會在我不經意的時候倒下


若夢

姐姐

她應該很溫柔
如同秋夜里的那抹月色
落在窗台上
等你醒來 它就含笑相對

她應該不會像我
整天不安定地活蹦亂跳
身後連風的影子都不願跟隨

我還猜想著
喊著姐姐的我
拉破了她的裙擺
她是否依然嫣然而笑


勞燕窮守

時光帶走深秋的最後一縷陽光
該離去的都已離去
河流開始僵硬
高山變得更加的沉默
就連我也把自己裹緊在衣服里
不再輕易動彈
唯有屋檐下的那只勞燕
仍窮守一窩孩子
不願南飛


拐杖

你說過的話
遺忘的 更多一點
至于是否甘願做一根拐杖
也不再提起

這些可有可無的存在
多年前是珍貴的
多年後它們都老成了一堆廢氣
每呼吸一口
就窒息得慌不擇路


愛是個什麼東西

想象一段感情的起始
會如華麗的篇章 豐富多彩
相愛的過程
會如美麗的樂章 縈繞不散
至于結束
就不必包括在內

不要去思量
愛是個什麼東西
也不要企圖把愛當成一把枷鎖
鎖住一個即將遠行的人


康橋依然

姐姐

故鄉,飄來炊煙
一朵雲也醉

年,味綿延
一首詩也長

夢中的鼓聲
依然縈繞

是時候回家了
心中的方向
永遠的姐姐


老秋

姐姐

翻過一道山坡,路過一片果園
我去找姐姐
春天的油菜花
開得那麼好看

姐姐,還是我從前喜歡的樣子
站在屋子門前
迎著我
她笑,我也笑

姐姐像變戲法
端出許多好吃的零食
我貪吃的時候
卻忍不住,想吃姐姐臉上的一抹腮紅


拐杖

躲在牆角的一根拐杖
默不作聲
舀一勺透過窗欞的月光
擦拭銹腐的傷痕

每個日子,它總是躍躍欲試
想要扶正主人的身影
可怎會知道——
那位年邁的老者,從此與它分別

它呆立著,在陰影處
又把往事
攙扶走了一遍又一遍


勞燕窮守

風狂雨驟
燕窩在檐下欲落未落

倒春寒
像一把鋒利的剪刀
捅開庇護的內心

一只燕子
孤獨的叫喚漸漸衰弱

春天尚未凋零
燕子,輕易地啄破
我貼在窗戶一張故鄉的剪紙


鴻雁何處飛

在秋天,鴻雁掠過我的額頭
一只接著一只
像要攜帶我,插上飛翔的翅膀

我的等待,越來越久
哪只鴻雁
都認不出我
曾是一個在風中奔跑的孩子


愛是個什麼東西

把愛壓成一枚扁扁的書簽
小鎮,月光,半夢半醒

春風扭著腰
氣得一跺腳走了

時間老去
梅花烙雪
一個人分享世間的美好

這樣的靜

點起一堆愛的篝火

情詩微親群第51期周末同題詩會作品


相關評論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詩網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