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宋詞鑒賞

日本可能将扩大对科技企业的并购审查

時間︰2017-01-04 14:44:48   作者︰佚名   來源︰宋詞鑒賞大辭典   閱讀︰910   評論︰0
內容摘要︰一般的懷古詞,往往是詞人先將目睹之景物攝入筆底,然後再追昔念舊,抒發感慨。元好問畢竟是個不願“俯仰隨人”的詞家,他避開前人之蹊徑,先逆筆蓄勢,濃墨飽蘸,涂抹出鄴城往日之壯景。
  ●木蘭花慢?游三台

  擁岊岊雙闕,龍虎氣,郁崢嶸。
  想暮雨珠簾,秋香桂樹,指顧台城。
  台城,為誰西望,但哀弦淒斷似平生。
  只道江山如畫,爭教天地無情。

  風雲奔走十年兵,慘淡入經營。
  問對酒當歌,曹侯墓上何用虛名。
  青青,故都喬木,悵西陵遺恨幾時平?
  安得參軍健筆,為君重賦蕪城。

  一般的懷古詞,往往是詞人先將目睹之景物攝入筆底,然後再追昔念舊,抒發感慨。元好問畢竟是個不願“俯仰隨人”的詞家,他避開前人之蹊徑,先逆筆蓄勢,濃墨飽蘸,涂抹出鄴城往日之壯景。筆力勁健,橫空而出,首句就突兀不凡,極力渲染了鄴城的五都氣象(曹操為魏王時都于鄴,然而,北周大象二年,即580年,相州總管尉遲迥討伐自居大丞相總知中外兵馬事的楊堅,兵敗,堅焚毀鄴城。千年名都,化為廢墟)。繼而,又以“想”字領起以下幾句,既補敘了上文畫面的現實根據,即來自主觀的推想,又以細小景物的工筆描繪,彌縫了壯觀畫面的疏曠,使畫面更為秀麗壯美。“台城”一詞的疊出,既加強了表述語氣,又使詞意騰挪頓宕,由推想中的主觀意象,自然地過渡到眼下的耳目所及。“為誰西望”的問句再次蓄勢,如大壩截江,激流回旋。詞人對這一問句不作正面回答,以“哀弦淒斷”委婉地透露出個中消息。追念古昔,恰恰是為了寄慨當前。魏武帝曹操酷愛音樂,當年,這里必定是管弦齊鳴,不絕于耳。而今,盡管弦音猶在,但它分別彈奏的是哀怨淒惋的亡國之音。蓄勢于前,力見于後。因有前面的鋪墊渲染,故而逼出上片的末尾二問句。“只道”一詞使詞意再次轉折,進而否定了壯麗景觀的客觀存在,也為下片的蕩開筆勢、抒發吊古之幽思又設伏筆。

  “爭教天地無情”,則吐露出詞人的一腔心事,他既為隨著歲月的遷延江山易色而嘆惋,又為金王朝的一朝覆亡而悵恨。魏武帝曹操曾被譽作“非常之人,超世之杰”,為統一大業戎馬倥,盡艱辛。他自建安九年擊敗袁尚等軍閥,奪得鄴城,至建安十八年受封魏出,建魏社稷宗廟,整整經歷了十年。詞人將曹操一生業績,濃縮在“風雲奔走”寥寥數字中,極具概括力,暗示出“經營”如畫江山非易,很自然地過渡到對曹操墓地的正面描寫。以西陵雜草叢生的荒冷場面,與開首所描寫的鄴城的繁盛景象進行強烈對比,以抒發難平之“遺恨”,下語深沉凝重,有力透紙背之工。吊古往往意在傷今,與其說是曹操“遺恨幾時平”,倒不如說詞人自身。隨著筆勢的轉折騰挪,詞意亦漸趨顯豁。此時,雖金之已有五年,但他的愛國之心並泯滅。他要將對故國的追念和痛悼的深情,融注于筆端,“淚水和墨寫《離騷》。”這正是詞作中時隱時現的作者秉筆之旨。

相關評論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詩網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