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宋詞鑒賞

多数被调查北京市民赞成垃圾分类 但尚需时间普及

時間︰2016-12-25 15:38:27   作者︰佚名   來源︰宋詞鑒賞大辭典   閱讀︰1063   評論︰0
內容摘要︰這是一首堪與陶潛“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之意境相媲美,表現辭官歸隱,陶醉于自然佳趣,把酒當歌,逍遙自在,生活優然閑適,心情超然物外的好詞,歷來為詞論家所推崇。
  許古(1157-1230)字道真,河間(今屬河北)人,明昌五年(1194)進士。宣宗朝自左拾遺拜臨察御史,以直言極諫得罪,兩度削秩。哀宗立,召為補闕,遷右司諫。致仕,居伊陽(今河南嵩縣)。正大七年卒,年七十四。《金史》卷一○九有傳。詞存二首,歸居山林時作,寫隱逸疏狂情懷。見《中州樂府》。《中州集》卷五雲︰“道真性嗜酒,老而未衰,每乘舟出村落間,留飲或十數日不歸。”況周頤評《眼兒媚》“持杯笑道,鵝黃似酒,酒似鵝黃”句雲︰“此等句看似有風趣,其實絕空淺,即俗所謂打油腔。”(《惠風詞話》卷三)

  ●行香子


  秋入鳴皋,爽氣飄蕭。
  掛衣冠、初脫塵勞。
 窗間岩岫,看盡昏朝。
  夜山低,晴山近,曉山高。

  細數閑來,幾處村醪。
  醉模糊、信手揮毫。
  等閑陶寫,問甚風騷。
  樂因循,能潦倒,也消搖。

  這是一首堪與陶潛“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之意境相媲美,表現辭官歸隱,陶醉于自然佳趣,把酒當歌,逍遙自在,生活優然閑適,心情超然物外的好詞,歷來為詞論家所推崇。

  上片以景語起︰“秋入嗚嗥,爽氣飄蕭”,八字畫出一幅山中秋日圖。“鳴嗥”,指古老的鳴嗥山(在河南嵩縣東北,傳說古有鶴鳴于此,故曰鳴嗥山)。你看,秋天來到了古老的鳴嗥山,秋高氣爽,令人心曠神怡。“掛衣冠,初脫塵勞”詞人剛剛從沉悶、壓抑的官場生活中解脫出來,重新投入大自然的懷抱,面對秋日山中舒爽怡人的自然景象,怎能不心情愉悅?

  “初脫塵勞”寫出了對官場生活的厭倦和歸隱之後如釋重負的感覺。“窗間岩岫,看盡昏朝”寫詞人憑窗遠眺,由朝至暮,又由暮至朝,看盡了峰戀疊嶂的明暗變化。這里不僅是寫山,更是襯人。你看,詞人對大自然的觀察是多麼細致入微,凝神專注?正是因為他“看盡昏朝”所以才有了“夜山低,晴山近,曉山高”的感悟。沉沉的黑夜,山影模模糊糊,所以此時看山,感覺山很低;而至天晴,山色明朗,歷歷在目,又如在眼前;清晨,晨曦微露,曙光初現,又覺山峰高聳入雲,巍峨直立,給人以高感。清代況周頤懷為這三句“尤傳山之神,非入山甚深,知山之真者,未易道得”。想古今中外寫山之句,也確實未有能出奇石者。下片轉入寫人,是詞人自我形象的描摹。他閑適自得,遇村輒飲。“醉模糊”形象地寫出了詞人飲酒後的醉態,他放高不羈,毫無拘束,縱橫騁才,“信手揮毫”;他才不管什麼功名利祿,意到筆到,言情言志,只為抒發情懷,並不為什麼風騷之旨。“樂因循”表現詞人心性的率真自然,“能潦倒”表明心跡淡泊名利︰“也消搖(即逍遙)”表達出對閑適生活自得其樂,樂此不疲的生活態度。

  就藝術特色而言,本詞寓情于景,以景襯情,情景交融,且用詞精妙,凝煉自然,如上片“夜山低”三句,下片“樂”“能”“也”三字,均是如此,看似信手拈來,實則頗多錘煉,仔細體味,真是意境悠遠,也使我們看出了詞人的匠心獨運。

  詞作者許古,是金代中後期著名的諫官,性嗜酒,平生好為詩及書,曾任左拾遺、監察御史等職。後辭官歸隱,這首詞就是他歸居後所作,也是他瀟灑閑適,不拘形運的個性的真實寫照。 

相關評論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詩網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