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詩人風采

财政部忠晶:“一带一路”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经济动力

時間︰2016-11-15 16:57:49   作者︰風重   來源︰情詩網   閱讀︰1829   評論︰2
內容摘要︰風重,原名項曄,現居杭州,高級工程師。八十年代後期發表作品,作品發表散見《中國詩歌》《詩潮》《詩選刊》《綠風詩刊》《青年作家》《浙江作家》等,有出版詩集《雲中的相逢》《灌水錄》,散文集《失憶的河流》,長篇小說《雪濺中華》,詩歌作品曾入選二十多種選本,並被譯為法、匈、日、俄、英等多種語言。
  始君書  

咳嗽。衫袖寬大

偶見天上的星光

安詳,滿是高曠的顏色


斜過窗欞的光點

山腳的青樟樹

何其遙遠。回音有好幾處


那些遠離于我

飛翔的浮塵

剛剛被我從肺腑中呼出來


白日醒目的倒影

(其時我正想到一羽蒼老的蝴蝶)

只是高了一些,由南風吹送

  在冬天  

多麼美的孤獨啊

香煙盒空了。再也不會

和一些發芽的舊時光

一起審視他


翻到第四十頁

空白的第九節

那沾滿露珠的足音

總是也盛滿雨水


他站在窗口

有時就像一只老蝴蝶

吻遍舊時光中

多余的生氣

  南方以南  

在印象中,春天日見消瘦

譬如我在雨聲中,寫罷這首詩

但是,我不是在寫南方以南

一條寂靜的林間小路

冷風吹出一些空曠的聲響

我在想其他的時光

你坐在陽光下,矩形的小樹葉兒

依次漫過你的肩膀

偶爾我們交談,在想象的暖流中

兩朵微笑盤旋著,保持裊裊的姿態

  寫到雪  

這次寫到雪,你必須提到她的晶瑩

一朵是離鄉千里,一朵是手指的疼

星星點點,零散照耀你的時光


如果還有第三朵,肯定是輕輕的

不緊不慢,撫摸過你的內心

于是你開始發黃,只是一小片老去的江南

  河流  

事實上,我的思念不寫在紙上

關于故鄉,以及我虛構的一些溫馨故事

它沒有停頓。更多時候,它一聲不吭

選擇在漆黑的夜默默下沉

有時觸摸到陳年的瓦礫,並為之震顫

便模擬一場洪水泛濫

  熊貓  

就在昨晚

想寫一首關于熊貓的詩

當時,你什麼都沒有說

現在我想起來了

也沒有寫下熊貓

和它憨厚的神態

左邊陽台上的梅花

有兩朵,斜過

淡黃的紙頁

宛然你月牙般的雙眸

  距離  

在去武漢的火車上

我終于沒有給你打電話

更多時候

我一言不發

譬如剛才,我在讀一本書

書名是《低調的正午》

我剛讀到,“最美妙的部分,

往往那麼遙遠”

是啊,那麼遙遠

就像現在,我們之間

有著濃霧般的距離

  無題  

夜很靜

我們坐著對話

就像月光

從微開的窗子

慢騰騰照進來

有時,我站起來

去泡一杯咖啡

和你一起閉上眼

听你多年前唱的歌聲

很委婉的歌聲

仿佛一朵梅花

在落下來

聲音很細微

高過此時

我們頭頂的星星

  步同驛語  

對岸是山林,葉子遠沒有凋謝的樣子

在稀暗的光暈里,深色的門窗靜靜的


推門而進。沙發矮矮的,靠墊追逐著亮光

牆壁的格子里幾幅書法明亮


她微笑著,寬袍輕衫,像一幅空靈的仕女圖

其實月光映照著屋頂的空茫


隨後遠山亦是靜了,有那麼一會兒

輕挽而行,讓他覺得瞬間靜落下來


是的,在步同驛,今夜的月色溫良

並吐露虛空,相濡以沫寄在內心深處

  憶江南  

雲朵那麼好

薄如花絮

可以听見

燕子飛翔的聲音

好吧。知道你的眼楮

很大又很亮

讓我有些微歡喜

作為背景

流水清新

春風吹去

又吹來

  彎如月  

月光偶爾會彎曲地照下來

譬如此刻,你安靜地

坐在我的對面

大多數時候

你含笑不語

有時候也說兩句

會回答一個低低的“嗯”

我喜歡風輕輕吹

吹過的時候

我應舉起一杯清茗

月光很好

梅英淡淡

我微微抬頭,就看見

你彎如月的唇角

  冰心錄  

深夜,流水在響,窗紗拂動

尚未和音的琴弦,潔白如冰心

而寥寥之中,淨是呼吸澄明的聲音

譬如我現在喊你,你微笑很輕

淡淡之中,唯我孤身領會。

  作者簡介  

  風重,原名項曄,現居杭州,高級工程師。八十年代後期發表作品,作品發表散見《中國詩歌》《詩潮》《詩選刊》《綠風詩刊》《青年作家》《浙江作家》等,有出版詩集《雲中的相逢》《灌水錄》,散文集《失憶的河流》,長篇小說《雪濺中華》,詩歌作品曾入選二十多種選本,並被譯為法、匈、日、俄、英等多種語言。

風重《小令十二首》


上一篇︰青裳︰一個逆流而行的女子
下一篇︰沒有了
相關評論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詩網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