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新詩賞析

红杉创始人逝世:曾是苹果投资人 传奇将永存

時間︰2016-08-27 10:57:53   作者︰齊浩   來源︰漢語新詩鑒賞   閱讀︰5297   評論︰0
內容摘要︰北島(1949-),原名趙振開。原籍浙江湖州,生于北京。著有詩集《太陽城札記》、《北島顧城詩選》、《北島詩選》,譯詩《北歐現代詩選》等。
回答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
看吧,在那鍍金的天空中,
飄滿了死者彎曲的倒影。
 
冰川紀過去了,
為什麼到處都是冰凌?
好望角發現了,
為什麼死海里千帆相競?
 
我來到這個世界上,
只帶著紙、繩索和身影,
為了在審判之前,
宣讀那些被判決了的聲音︰
 
告訴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縱使你腳下有一千名挑戰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藍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聲;
我不相信夢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無報應。
 
如果海洋注定要決堤,
就讓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陸地注定要上升,
就讓人類重新選擇生存的峰頂。
 
新的轉機和閃閃的星斗,
正在綴滿沒有遮攔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來人們凝視的眼楮。
 
(選自《北島詩選》,新世紀出版社1986年5月第1版)
 

  【賞析


  北島是新時期崛起的重要詩人之一。他的早期詩風冷峻孤傲、銳利堅硬,具有凝重的陽剛之美。普遍認為《回答》寫于1976年春,與“天安門事件”有關。“主要表達一種懷疑、否定的精神,以及在理想世界的爭取中,對虛幻的期許,對缺乏人性內容的生活的拒絕。”(洪子誠《中國當代文學史》,第246頁,北京大學出版社2007年6月第2版)在詩的抒情主人公身上,體現了先覺者對“新的轉機”的期待和呼喚,是從迷惘到覺醒的一代青年對現實的嚴肅思考,更是有關反叛、承擔的回答。

詩以警句開篇,如異峰突起,為全詩定下了悲憤的基調︰“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有力地諷刺了那個道德意識扭曲、價值觀念顛倒的荒唐時代。詩人看到了“鍍金的天空中”“飄滿了死者彎曲的倒影”,還看到茫茫大地上“到處都是冰凌”、“死海里千帆相競”。這既是冷酷現實的寫照,也是詩人對歷史的深刻反思。意象化的表現手法把直說明言變為象征隱喻,比直白的實寫更具概括力和形象性,加大了詩作的張力。


  歷史的夢魘畢竟遮不住覺醒者對它的懷疑和逼問,這種態度正催生了“我”的叛逆的血性︰“告訴你吧,世界,我不相信”,這如驚雷般的吶喊聲中激蕩著詩人的歷史沉重感和理性批判精神的回音。下面四個“我——不——相——信”組成的排比句,語意堅定,大氣磅礡,顯示了叛逆者毫不妥協的意志,更是“我”將歷史對象化,讓自己跳離歷史的夢魘,在與虛偽的歷史圖景對抗中獲取自身存在力量的表現。這種懷疑,不是虛無主義,這種否定也非“否定一切”,而是建立在對自己完全相信、對荒謬客體的徹底否定、對病態社會的絕望、對美好生活的重新選擇的基礎上的。﹪

  “如果海洋注定要決堤,就讓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顯示了詩人悲壯的英雄氣概和勇于自我犧牲的人道主義精神;而“如果陸地注定要上升,就讓人類重新選擇生存的峰頂”,則又表現出對未來充滿信心的豪邁情懷


  詩的最後兩行,把“閃閃的星斗”比喻成“五千年的象形文字”和“未來人們凝視的眼楮”,不僅貼切新鮮,而且使詩意在一種昂揚的歷史責任感和開拓未來的使命感中升華。


  詩歌震撼人心的藝術力量源于作者深刻的理性思辨意識。北島又善于捕捉直覺印象,對意象靈活組合,以主觀真實代替客觀現實,以情感邏輯代替事物的客觀邏輯。現代主義氣息的融入,為他深沉雄渾的詩歌增添了別樣的藝術魅力。

相關評論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詩網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