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新詩賞析

中方回应美不派员参加进博会:来了欢迎不来也没什么

時間︰2016-08-23 22:12:17   作者︰葉草   來源︰漢語新詩鑒賞   閱讀︰3904   評論︰0
內容摘要︰翟永明(1955-),女,四川成都人。著有詩集《女人》、《稱之為一切》、《黑夜中的素歌》、《翟永明詩集》等。
獨白
 
我,一個狂想,充滿深淵的魅力
偶然被你誕生。泥土和天空
二者合一,你把我叫作女人
並強化了我的身體
 
我是軟得像水的白色羽毛體
你把我捧在手上,我就容納這個世界
穿著肉體凡胎,在陽光下
我是如此眩目,是你難以置信
 
我是最溫柔最懂事的女人
看穿一切卻願分擔一切
渴望一個冬天,一個巨大的黑夜
以心為界,我想握住你的手
但在你的面前我的姿態就是一種慘敗
 
當你走時,我的痛苦
要把我的心從口中嘔出
用愛殺死你,這是誰的禁忌?
太陽為全世界升起!我只為了你
以最仇恨的柔情蜜意貫注你全身
從腳至頂,我有我的方式
 
一片呼救聲,靈魂也能伸出手?
大海作為我的血液就能把我
高舉到落日腳下,有誰記得我?
但我所記得的,絕不僅僅是一生
 
(選自︰《女人》,灕江出版社1986年版)
 

  【賞析


  長期置身于男性中心主義樊籠的女性渴望掙脫男權的束縛,創造自我的天地,充分張揚自己、表達自己。《獨白》正是女詩人對這種文化心理歷程的回顧與反思。


  “我,一個狂想,充滿深淵的魅力/偶然被你誕生”,全詩開篇用女性的口吻解釋自己的“由來”,是被男性運用女媧造人的“神力”把“泥土和天空”雜糅而成的個體。“我”的肉體由你來強化,“我”的存在由你來命名。詩人毫不掩飾地直指女性在歷史洪流中處于被動受支配的真實狀態。“我是軟得像水的白色羽毛體/你把我捧在手上,我就容納這個世界”,呈現在“你”眼前的“我”沒有自己的靈魂,“穿著肉體凡胎”,用炫目之光滿足“你”的審美。魅力是“我”存在的唯一資本,順從是“我”為“你”的全部奉獻,只有在奉獻中,“我”才實現了自己的人生價值。


  “我是最溫柔最懂事的女人/看穿一切卻願分擔一切”,詩人飽含心酸地把東方女性特有的溫柔隱忍展現在讀者面前。女性在愛情與性愛領域,一貫只是從屬被動地承受,用忍耐柔順來穩固男人的中心地位。女性沉默壓抑的年代太久遠,當我鼓起勇氣“以心為界”去握你的雙手,“但在你的面前我的姿態就是一種慘敗”,在強大的男權社會里,女性選擇溫和妥協以求得平等,結局永遠是不堪目睹的失意。


  現代女性已經不能滿足自身的歷史定位,欲沖破男性中心的文化心理模板,改變自己的尷尬狀態。“當你走時,我的痛苦/要把我的心從口中嘔出/用愛殺死你,這是誰的禁忌?”女性奮力奪回自己的權利,拿出敢愛敢恨的力量,拒絕隸屬順從,改寫歷史生存境況。“以最仇恨的柔情蜜意貫注你全身/從腳至頂,我有我的方式”,“我”本應有權利自由地去支配愛恨,支配“你”的靈魂,詩人抒發了女性釋放與回歸人的本能需求的欲望。詩歌重建了令生命激情燃燒的女性強者形象,顛覆了傳統被動承受者的歷史地位。


  全詩語言淨雅清秀,柔和純粹,詩人欲求沖破男權遮蔽的混沌生存之境的吶喊被酣暢淋灕地抒發出來。精致的詩句不乏力量感,做到了溫婉與堅韌的完美結合。

相關評論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詩網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