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新詩賞析

酒鬼酒三季度净利跌四成 小品牌越来越难做

時間︰2016-08-21 10:59:45   作者︰韋經   來源︰漢語新詩鑒賞   閱讀︰11518   評論︰0
內容摘要︰沈尹默(1883-1971),浙江吳興人。五四運動時期,是《新青年》編輯之一。著有詩集《秋明詩》、《秋明室雜詩》等。
月夜
 
霜風呼呼的吹著,
月光明明的照著。
我和一株頂高的樹並排立著,
卻沒有靠著。
 
(選自:《新青年》4卷1號)
 

  【賞析


  在早期的白話詩人中,沈尹默的詩才受人矚目,周作人曾說︰“只有兩個人具有詩人的天分,一個是尹默,一個就是半農。”(周作人《〈揚鞭集〉序》,北新書局)《月夜》是沈尹默的代表作,這首詩與胡適的《鴿子》以及劉半農的《相隔一層紙》等同時發表在《新青年》四卷一號上,為最早發表的新詩作品之一,被譽為中國新詩史上“第一首散文詩而具有新詩美德”。(北社編選︰《新詩年選(1919)》,亞東圖書館,1922)


  詩題是《月夜》,但它並非一首抒情的小夜曲,詩人僅是選擇“月夜”作為背景,營造出一種空曠寂寥的意境。這首詩的意象集中于“秋風”、“寒霜”、“月光”、“樹木”,這些景致在古典詩詞中都很常見,難得的是詩人能將這些“舊景”點染出新境界,並從中挖掘出新的時代精神。


  全詩共四句,第一句以風吹寫動,第二句以月照言靜,前兩句在動靜交融中烘托出蕭瑟蒼涼的氛圍。詩人寫“風”而僅用“霜”字加以形容,既點明了晚秋時節的時間背景,又傳達出“吹著”的“風”寒意逼人的觸覺感受。第三句由寫物過渡到寫人,抒情主人公“我”被赫然推到讀者面前,由此開拓出全詩的新氣象。在古典詩詞中,“我”很少直接入詩,抒情主人公“我”,往往被隱藏于“物”或者消融在詩歌意境里,難以凸顯出來。而《月夜》中“我”卻帶著昂揚之氣立于“月夜”的“霜風”之中,“我”作為主體意象出現在詩行里,充分表現了新詩作者與舊詩作者截然不同的精神追求,“我”和一株頂高的樹並排立著”一句,是對“我”的描寫更是“我”發出的“獨立宣言”,詩人用“並排”形象地寫明“我”如何“立著”,其中含有“我”與“樹”齊頭並進之義,借寫“頂高的樹”突出“我”的高大。《月夜》里,“我”的發現、“我”的覺醒、“我”的張揚正是“五四”狂飆突進的時代精神的表現。而最後一句“並沒有靠著”與第三句“並排立著”相呼應,進一步彰顯了在寒冷寂寞的環境中“我”的獨立與自強,詩人追求個性自由的思想得到了更為明晰的表現,詩歌的精神主旨也上升到新的層次。


  《月夜》簡約古樸的語言不免露出新詩初創期稚嫩的痕跡,盡管如此,讀者還是可以看出詩人遣詞造句的匠心。詩歌第一句和第二句“呼呼”與“明明”的疊用,增加了詩歌的形象性和色彩性;口語化虛詞“著”字在詩歌句尾的反復呼應,使詩歌的音節韻律和諧自然,這些都是詩人在創作過程中,對新詩形式所做的有益探索。

相關評論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詩網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