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中國新詩

刘永好谈新媒体影响力:联想与柳传志也曾压力很大

時間︰2016-07-25 00:02:18   作者︰林徽音   來源︰網絡   閱讀︰1108   評論︰0
內容摘要︰林徽因(1904年-1955年)中國著名建築師、詩人、作家。人民英雄紀念碑和國徽深化方案的設計者之一、建築師梁思成妻子。中國古代建築學術領域的開拓者,為中國古代建築研究奠定了堅實的科學基礎。文學上,著有散文、詩歌、小說、劇本、譯文和書信等,代表作《你是人間四月天》、《蓮燈》、《九十九度中》等。
  林徽音,1903-1955,出版的詩集有《林徽因詩集》等。
  據說上天對人是最公平的,給了你出眾的才,就不再給你傾城的貌;給了你才與貌,就不再給你無憾的情與愛。古往今來,才貌情三者兼得者可謂鳳毛鱗角,但林徽音是個例外。也許上帝也有動心的時候吧。 
  “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是燕在梁間呢喃……你是愛,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間的四月天!浸透林徽音這位民初奇女子非凡才情的這幾句短詩,不知曾讓多少人低回吟詠,刻骨難忘。而上天把能給予一個女性的美好東西幾乎全部給了這位清秀靈逸的女子︰她出生名門,美麗如蝶,學貫中西,才情橫溢,是中國第一位女建築設計師;大學者胡適稱她為“中國第一才女”;新月派詩人徐志摩視她為“唯一的靈魂伴侶”;大哲學家金岳霖為了她終生不娶;她既是詩人、作家,又是教授、建築學家,並參與新中國國徽和人民英雄紀念碑的設計;她不但風華迷倒眾人,學養深厚更表現在文學、藝術、建築乃至于哲學思考,而她和梁思成、徐志摩、金岳霖三位大才子之間浪漫綺麗而又不無傷感的感情糾葛也傳為佳話…… 
  事實上,愛情並不是林徽音生命的全部,她在留下細膩清靈的詩歌散文和完美流暢的建築設計外,也留下了充滿活力的思想,從而使得世人在知道林徽音擁有美貌和浪漫愛情之外,更多了解她還擁有智慧和學識。而作為女性,林徽音的一生是幸福美滿的。在愛情上,她忠貞于和梁思成的溪水長流;在友誼上,她胸懷坦蕩,和徐志摩、金岳霖誠心互助;事業上,她才思敏捷,杰作頻出。她開朗、幽默、樂觀,無論逆境還是順境,她都坦然待之,對世界充滿關愛;她雖瘦弱,但給人的感覺仍是健康、上進,全身散發著既柔美又明媚的氣質。 
  林徽音的出現極大地校正了此後對歷代才女的誤讀與偏見,她以其純淨的微笑、廣博的學識和奪目的才情,寫下了一個人間四月天里的才女童話。(以上原載于《華西都市報》)

深夜里听到樂聲

這一定又是你的手指,
輕彈著,
在這深夜,稠密的悲思;

我不禁頰邊泛上了紅,
靜听著,
這深夜里弦子的生動。

一聲听從我心底穿過,
忒淒涼,
我懂得,但我怎能應和?

生命早描定她的式樣,
太薄弱
是人們的美麗的想象。

除非在夢里有這麼一天,
你和我
同來攀動那根希望的弦。

選自《新月詩選》(1931年9月)


記憶

斷續的曲子,最美或最溫柔的 
夜,帶著一天的星。 
記憶的梗上,誰不有 
兩三朵娉婷,披著情緒的花 
無名的展開 
野荷的香馥, 
每一瓣靜處的月明。 

湖上風吹過,頭發亂了,或是 
水面皺起象魚鱗的錦。 
四面里的遼闊,如同夢 
蕩漾著中心彷徨的過往 
不著痕跡,誰都 
認識那圖畫, 
沉在水底記憶的倒影!

1936年2月

選自《大公報?文藝副刊》(1936年3月22日)

 


笑的是她的眼楮,口唇,
和唇邊渾圓的漩渦。
艷麗如同露珠,
朵朵的笑向
貝齒的閃光里躲。
那是笑——神的笑,美的笑︰
水的映影,風的輕歌。

笑的是她惺松的鬈發,
散亂的挨著她耳朵。
輕軟如同花影,
癢癢的甜蜜
涌進了你的心窩。
那是笑——詩的笑,畫的笑︰
雲的留痕,浪的柔波。

選自《新月詩選》(1931年9月)
 

別丟掉

別丟掉 
這一把過往的熱情, 
現在流水似的, 
輕輕 
在幽冷的山泉底, 
在黑夜,在松林, 
嘆息似的渺茫, 
你仍要保存著那真! 
一樣是月明, 
一樣是隔山燈火, 
滿天的星, 
只使人不見, 
夢似的掛起, 
你問黑夜要回 
那一句話——你仍得相信 
山谷中留著 
有那回音! 


情願

我情願化成一片落葉,
讓風吹雨打到處飄零;
或流雲一朵,在澄藍天,
和大地再沒有些牽連。

但拋緊那傷心的標幟,
去觸遇沒著落的悵惘;
在黃昏,夜半,躡著腳走,
全是空虛再莫有溫柔。

忘掉曾有這世界,有你;
哀悼誰又曾有過愛戀;
落花似的落盡,忘了去
這些個淚點里的情緒。

到那天一切都不存留,
比一閃光,一息風更少
痕跡,你也要忘掉了我
曾經在這世界里活過。

選自《新月詩選》(1931年9月)
 

山中一個夏夜

山中一個夏夜,深得
象沒有底一樣;
黑影,松林密密的;
周圍沒有點光亮。
對山閃著只一盞燈———兩盞
象夜的眼,夜的眼在看!

滿山的風全躡著腳
象是走路一樣;
躲過了各處的枝葉
各處的草,不響。
單是流水,不斷的在山谷上
石頭的心,石頭的口在唱。

均勻的一片靜,罩下
象張軟垂的幔帳。
疑問不見了,四角里
模糊,是夢在窺探?
夜象在祈禱,無聲的在期望
幽郁的虔誠在無聲里布漫。

1931年

選自《新月》四卷七期(1933年6月)
 

激昂

我要藉這一時的豪放
和從容,靈魂清醒的
在喝一泉甘甜的鮮露,
來揮動思想的利劍,
舞它那一瞥最敏銳的
鋒芒,象皚皚塞野的雪
在月的寒光下閃映,
噴吐冷激的輝艷;——斬,
斬斷這時間的纏綿,
和猥瑣網布的糾紛,
剖取一個無瑕的透明,
看一次你,純美,
你的裸露的莊嚴。
…………
然後踩登
任一座高峰,攀牽著白雲
和錦樣的霞光,跨一條
長虹,瞰臨著澎湃的海,
在一穹勻靜的澄藍里,
書寫我的驚訝與歡欣,
獻出我最熱的一滴眼淚,
我的信仰,至誠,和愛的力量,
永遠膜拜,
膜拜在你美的面前!

5月,香山

選自《北斗》創刊號(1931年9月)


深笑

是誰笑得那樣甜,那樣深,
那樣圓轉?一串一串明珠
大小閃著光亮,迸出天真!
清泉底浮動,泛流到水面上,
燦爛,
分散!

是誰笑得好花兒開了一朵?
那樣輕盈,不驚起誰。
細香無意中,隨著風過,
拂在短牆,絲絲在斜陽前
掛著
留戀。

是誰笑成這百層塔高聳,
讓不知名鳥雀來盤旋?是誰
笑成這萬千個風鈴的轉動,
從每一層琉璃的檐邊
搖上
雲天?

選自《大公報?文藝副刊》(1936年1月5日)


相關評論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詩網 Qingshi.Net